<noframes id="9rj79"><address id="9rj79"><nobr id="9rj79"></nobr></address>

      <thead id="9rj79"></thead>

        <address id="9rj79"></address><form id="9rj79"><nobr id="9rj79"><meter id="9rj79"></meter></nobr></form>
        <address id="9rj79"></address>
        關注我們
        荊楚網 > 即時新聞

        從《文選序》看蕭統的文章審美觀念

        發布時間:2022年05月09日07:08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楊 明(復旦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

        梁代昭明太子蕭統主編的《文選》,是我國現存編纂年代最早的總集,膾炙人口。蕭統為之作序,闡明編纂意圖、選錄范圍,也體現了其文章審美的觀念。

        所謂總集,是相對于別集而言的。從曹魏、西晉時起,圖書分類法由七分法逐漸演變為四分法,即分為經、子、史、集四大類。經部收錄的是儒家經典;史部收錄史書;子部書比較駁雜,以闡發思想見解者為主;集部書則多由單篇文章匯集而成。若是一位作者的文章匯集成一部書,稱為別集;多位作者的,則稱總集。無論別集還是總集,所收錄的既包括詩賦,也包括各種各樣應用性文體的文章,如《文選序》所說的頌、箴、戒、論、銘、誄、贊以及詔誥教令、表奏箋記、書誓符檄、吊祭悲哀、碑碣志狀等。別集或總集的編纂,首先是為了作品的保存,避免散佚;另外,若是經過選擇沙汰而后編成的,就具有便于讀者欣賞和揣摩學習的功用。經過長時間的積累,文章太多而良莠不齊,先經編纂者的一番淘洗,讀者就方便得多?!段倪x》就是這樣一部“略其蕪穢,集其清英”的總集。

        《文選》的編纂,是以當時存在的諸家別集和總集為基礎的。西晉以來,已有各種總集的編纂,其中如摯虞的《文章流別集》、李充的《翰林》,是分體編輯的大規??偧?,尤其能給《文選》的編輯提供很大的方便。既然是在集部書的基礎上編成,那么基本上不收錄經、子、史部書籍里的文字,是當然的。那首先是一個體例上的問題。不過蕭統在《文選序》里并未明說這一點,而是從另外的角度說明其不收經、子、史書的緣故。他說,經書是教人如何處理各種人際關系、如何做人的,它們出于圣人之手,“與日月俱懸,鬼神爭奧”,地位太崇高了,因此不能割裂截取、當作一般文章那樣編入總集?!独稀贰肚f》《管》《孟》那樣的子書,“以立意為宗,不以能文為本”,作者的意圖是要闡發某種思想主張,而不把文辭的美惡優劣放在重要地位,所以也不選。流傳下來的忠臣賢人、謀夫辯士的話語,有些是美好動聽的,但當初只是口頭表述,并非寫成的文字,也就不選。至于史書,是記載事實而寄寓褒貶的,也與單篇文章不同,當然也不入選。由這樣的說明看來,蕭統認為集部文章與經、子、史文字有一點很大的不同,即集部文章應該是“以能文為本”的,亦即應該特別講究文辭的運用的?!段倪x》就是要從這種講求文辭的文章里選錄其佼佼者。

        《文選序》還有一段話更鮮明地體現了這樣的選錄宗旨。蕭統說,雖然不選史書,但是史書里的序、論、贊、述卻是要選載的。為什么呢?就因為這些文字是“綜緝辭采”“錯比文華”的,既然“事出于沉思”,那么就“義歸乎翰藻”。意思是說,史書里的贊、論、序、述與書中一般敘事的文字不同,它們是很注意文采的,作者寫作它們時在文辭運用方面是精心構思的,因此理當歸屬于講求文辭的一類,也就應該選錄于《文選》之中??傊?,蕭統是說,《文選》里選載的都是特別講究文辭運用的文章。

        那么,該怎么講究呢,怎樣的文辭才是蕭統心目中的好文章呢?從“辭采”“文華”“翰藻”等語詞,可以體會到,蕭統要求文辭博富而美麗?!段倪x序》說:“蓋踵其事而增華,變其本而加厲,物既有之,文亦宜然?!蔽膶W語言同社會生活里種種事物一樣,是從簡單質樸向著精巧華麗發展的。這是蕭統的文辭發展觀,也是他心目中一個基本的文章審美標準。文章好不好,首先看它的辭采是否漂亮。應該說,這不僅是蕭統個人的審美觀,而且是他那個時代具有普遍性的標準。

        如果說得再具體些,那么可以說,當時人們所認為的漂亮文辭,包括語句偶對、聲音和諧、辭藻富麗、運用典故等幾個方面,也就是具有駢儷文字之美。這在《文選序》沒有具體說出來,但從《文選》選錄作品的情況是可以窺見的。比如《史記》里的序和“太史公曰”,頗有感慨跌宕的文字,但《文選》一概不選,那與這些文字句式長短錯落、不合乎駢文要求很有關系?!段倪x》選的是班固、干寶、范曄、沈約所寫的史論述贊,它們句式比較整齊,講究對偶和辭采。又如同樣是寫三月三日禊飲的詩序,不選王羲之的《蘭亭集序》,而選顏延之、王融的兩篇,那與《蘭亭集序》比較質樸,而顏、王所作“文藻富麗”有關。顏、王這兩篇文字當時以此而聞名遐邇,連北朝人士都佩服之至。再如陶淵明詩,北宋以后成為一種詩美的典范,《文選》卻所選不多,因為陶詩語言樸素率直,在齊梁時是被認作“田家語”的。曹操詩在后世被稱贊為“如幽燕老將,氣韻沉雄”,《文選》則只收錄兩首,也是同樣的緣故。

        蕭統所持的這種駢儷時代的文章審美觀,自然有它的局限性。不少優秀作品由于不符合駢儷之美的標準而被忽略了。這從上文所述便可見一斑。在蕭統看來,子書、史書“不以能文為本”,是不在美文范圍之內的,這樣的眼光也嫌狹窄。以后人、今人的眼光看,別的不說,《史記》《漢書》《世說新語》中那些人物形象、細節描繪、名言雋語,多么栩栩如生;《莊子》的浪漫想象,縱橫恣肆,也多么具有文學色彩。而蕭統那個時代的人們沒有認識到它們的美。這些確實是《文選》編者審美觀的局限。但是,在我國文學史上,駢儷時代畢竟是一個重要而且漫長的時代,同樣產生了許多優秀的篇章。如果像后世某些提倡“古文”的論者那樣,排斥駢儷之美,蔑視駢體詩文,那就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同樣是片面而具有很大局限性的。歐陽修曾說:“晉無文章,唯陶淵明《歸去來兮》一篇而已?!边@話就說得不客觀?!段倪x》選錄了晉代陸機的大量詩文,陸機是蕭統最心儀的作家之一。詩且不說,即以其他文體而言,《嘆逝賦》《文賦》《豪士賦序》《吊魏武帝文》《辯亡論》《演連珠》等,都是膾炙人口的名作??苛恕段倪x》,我們今天還能欣賞到這些名篇。陸機之外,晉代其他的優秀詩文,在《文選》里也保存了不少。歐陽修的話,只能視為夸張地表達對《歸去來辭》的喜愛的一時興到之言而已。南朝尤其是齊梁是駢體文學發展到極致的時代,《文選》所錄這個時期的佳作當然也很多。隨便舉幾個例子:今天我們還津津樂道的托名李陵的《答蘇武書》、江淹的《恨賦》《別賦》、孔稚珪的《北山移文》、丘遲的《與陳伯之書》等,還有許多人們熟知的名詩佳句,就都在《文選》之內。駢儷文辭和散行文辭,各有各的美,最好是互相汲取融合而不必彼此排斥。江淹曾說,文學欣賞應該“通方廣恕,好遠兼愛”,而不該“論甘而忌辛,好丹而非素”(《雜體詩序》)。江淹是一位出色的駢文作家,而他的若干文章卻具有散行“古文”的氣息。這在一味追求駢儷的時代,是一個異數。

        《文選序》還有幾句話也值得注意:蕭統說各式各樣的文章,包括大量應用性的文字,“譬陶匏異器,并為入耳之娛;黼黻不同,俱為悅目之玩”。應用性文章,盡管本來是為了實用目的而撰作,但如果在文辭運用上精心構思打磨,便也具有了審美的價值。重視各類應用性文章的寫作,是我國的一個優良傳統,今天也該繼承這一傳統。這還啟發我們,學者們反復討論“什么是文學”的問題,答案不應僅僅從作品的體裁方面考慮,重要的是看它們有多少審美的價值。各種應用性文字,即使不像一般文學作品那樣具有鮮明的形象和濃烈的情感,只要在文辭運用方面讓人有某種美的感受,就也可歸之于“文學”之列的。

        《光明日報》( 2022年05月09日 13版)

        【糾錯】編輯:郭蔓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golfrentalandsales.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av无码一级毛片免费,不卡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日本男吃奶玩乳30分钟视频

        <noframes id="9rj79"><address id="9rj79"><nobr id="9rj79"></nobr></address>

            <thead id="9rj79"></thead>

              <address id="9rj79"></address><form id="9rj79"><nobr id="9rj79"><meter id="9rj79"></meter></nobr></form>
              <address id="9rj79"></address>